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日本投降后的空战!新锐B-32来侦察大量日军老飞升空抢战果

2022-03-01 03:55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1 945 年7月,第3 86 轰炸机中队完成了B -32 轰炸机的换装。在战争结束前夕,该中队执行了6次作战任务。

  B -32 是与B -29 同时代的四发轰炸机,曾小批量的装备部队。机长2 5 米,翼展4 1 米,空重达到2 7 吨,最大载弹量9吨,最大飞行速度达5 75km/h ,最大航程为6 115 公里,机组成员1 0 人。

  ▲B-32 是美国联合公司研制的一种重型轰炸机,采用常规气动布局,上单翼、单垂尾,装备4台涡轮螺旋桨发动机,具有航程远、载弹量大的特点。

  8月1 3 号,第3 86 中队从吕宋岛转场到了冲绳岛的读谷机场,以此为基地执行侦察任务。目的是监视日本政府是否遵守停火协定,并搜集进军东京的路线 号宣布投降,但许多日本士兵很不甘心。8月1 7 号,4架B -32 在东京上空执行侦察任务时,遭到了厚木基地第3 02 航空队的拦截。

  参与空战的日机包括“雷电”局地战和“零战”,战斗持续了两个小时,双方都没有取得战果。

  王牌坂井三郎后来称:“我们担心美国轰炸机违反规定,继续轰炸东京,所以我们有理由拦截他们。”

  在第3 86 中队次日出发之前的简报会上,即将执行侦察任务的机组被告知,要随时做好战斗准备。这次派出了4架B -32 ,但有两架因为故障提前返航。

  “流浪女王二世”的机长是2 4 岁的詹姆斯克莱恩中尉,第二架B -32 的机长是2 7 岁的约翰安德森中尉。早上7点,两架飞机先后升空。

  安德森中尉的B -32 里,有 3 人是来自第2 0 侦察中队的空勤人员,分别是库尔特鲁普克少尉、约瑟夫拉哈里特参谋中士和安东尼马尔基奥内中士。

  鲁普克少尉是领导,拉哈里特参谋中士负责使用K -22 相机,马尔基奥内中士是摄影助手兼机枪手,他们3人都是首次登上B -32 执行任务。

  这次的任务编号为 230 A-8 ,侦察地区是东京的东部和东北部地区的机场,判断日军是否按照要求将飞机停放在外面,其次是判断机场是否遭到破坏。

  两架B -32 将分别在6 000 米和3 000 米的高度,从东向西飞过目标上空,完成侦察后返回冲绳。来回路程达3 000 公里,如果顺利的线 个小时。

  下午两点,B -32 完成了拍摄,准备返航。然而地面也有眼睛在盯着天上的美机。那时候日本的形势很复杂,有躺平等待接管的,有抗命宁死不降的,还有想趁着乱局捞一笔的,总之军纪废弛。

  横须贺航空队的指宿正信少佐私自命令拦截,派出的飞行员大多是老手,上至少佐,下至飞曹。航空队先后起飞了1 9 架战斗机,机型包括“零战 52 ”“零战3 2 ”“紫电改”。

  ▲第3 02 航空队的夜战版“零战5 2 ”战斗机,虽然是改进版,但性能远不如美机。

  “流浪女王二世”号上的机枪手首先发现了敌机,机长克莱恩中尉盘旋观察,果然看到了正在爬升的日机。

  他心里不慌,因为日机一时半会爬不到6 000 米高度,于是通知了飞在3 000 米高度的安德森中尉,但没有得到回应。

  安德森中尉的尾部机枪手约翰休斯顿中士也发现了敌机,他回忆道:“当我看到时,他们已经飞到跟我们差不多高的位置了,有三四架日机从左向右飞过。”

  “我瞄准敌机开始射击,有架敌机离得太近了,机翼和机身均被命中,一直冲到距离3 0 米左右才拖着烟向下坠去。”

  两个顶部炮塔也同时朝敌机开火,吉米斯玛特中士(顶部后侧机枪手)击伤了一架从3点钟高处俯冲攻击的日机。

  ▲日机正在围攻两架B -32 ,实际上“流浪女王二世”号在6 000 米高度,另一架在3 000 米,更容易受到攻击。

  本杰明克莱沃斯中士(顶部前侧机枪手)统计了一下,发现有1 4 架“零战”和3架“紫电改”在围攻他们。

  由于不是正经作战,很多老飞行员想趁着没有正式签投降书,赶紧捞一个战果。日机相互没有配合,进攻没有章法,基本是各打各的,作战效率很低。

  机长安德森中尉回忆道:“我的飞行高度为3 000 米,一架‘零战’从正前方的高空俯冲攻击,3号发动机被击中,冒出了浓烟。”

  “那名‘零战’飞行员的枪法很准,还好他的火力不强,或者说B -32 很坚固,我们还能继续飞。”

  这次攻击来自多户光雄大尉,他驾驶的是“零战3 2 ”。不知为何他的2 0mm 机炮打不响,只好用7 .7mm 机枪攻击。

  ▲“零战3 2 ”型去掉了翼尖,提高了速度/加速性/滚转率/俯冲速限,但是损失了续航力和恶化了失速特性。

  由于老手居多,日机走位风骚,B -32 的机枪手想要命中,难度不小。同样的,当B -32 的速度加起来后,大量老迈的“零战”逐渐跟不上了。

  小町定曹长的“紫电改”速度较快,他超过了B -32 ,从前上方俯冲攻击。凭借“紫电改”4门2 0mm 机炮,B -32 的2号发动机受损。

  与此同时,一枚2 0mm 炮弹命中了后侧的顶部炮塔,碎片击中了机枪手斯玛特中士的前额,他大喊道:“我受伤了”,然后从炮塔爬进了机舱。

  ▲第3 43 航空队的“紫电改”战斗机,装备了4门2 0mm 机炮,内侧各备弹2 00 发,外侧各备弹2 50 发,下单翼布局,使用了自动空战襟翼与层流翼型。

  负责拍摄照片的拉哈里特参谋中士在混战中被击中了双腿,他后来回忆道:“我摔在地板上,忍痛从装摄影器材的包里拿出一段绳子,绑在一条腿上当止血带。”

  “助手马尔基奥内中士把我扶上了一张休息床,用对讲机的线绑在另一条腿上止血,并把这里的情况通报给了机长安德森中尉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枚2 0mm 炮弹从飞机右侧射入,弹片波及到马尔基奥内中士,几乎把他震飞到机舱另一侧。

  领导鲁普克中尉正好从机头回到后部,目睹了这一切,他这么回忆道:“马尔基奥内胸口和腹股沟受伤,血流不止。当我赶到时,他还有意识。”

  “我说:‘别担心,你没事的。’他说:‘陪着我。’我把他抱在怀里,竭尽所能地给他止血,这时尾部机枪手休斯顿中士也过来帮忙。”

  不一会儿,领航员托马斯罗宾逊少尉和雷达官唐纳德史密斯也赶来,给马奇奥尼输氧输血,在伤口上压绷带。

  即使所有人尽了最大的努力,在3 0 分钟后,马奇奥尼中士还是死在了鲁普克中尉的怀里。

  安德森中尉的B -32 已经伤痕累累了,前后遭到了十多次攻击,两台发动机、部分炮塔、部分舵面受损,还有无数个弹孔。

  B -32 俯冲加速,大多数日机已经放弃了,只有王牌坂井三郎驾驶“零战5 2 ”还在苦苦坚持。

  可能意识到这是最后一次空战,坂井放弃了“紫电改”,而是为了情怀选择“零战”(P S :没准是抢不到好飞机,他是最后一波起飞的)。

  在先前的攻击中,由于场面过于混乱,坂井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。最后他在伊豆大岛附近追上了B -32 ,勉强进入了2 0mm 机炮的射程,但再也无法接近。

  远距离射击命中率很低,坂井打完了所有枪炮弹也没能击落安德森中尉的B -32 。

  ▲台南航空队时期的坂井三郎和他的零战,注意机背的天线杆被锯掉了,垂尾底部应该没有星,顶部的横杠应该是白色的第1小队长标记。

  大约下午6点左右,两架B -32 在冲绳着陆,救护车火速接走了伤员,其他机组成员被留下来详细汇报情况。

  在这次最后的空战中,美军宣称击落两架日机(实际上日机没有损失),摄影助手马奇奥尼中士阵亡。

  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,美国强令日军卸掉所有飞机的螺旋桨,日军飞行员想趁着签字前,再捞一个战果的念头彻底破碎了。

  ▲日本投降后,横须贺基地所有飞机的螺旋桨都拆下来了,以防再发生私自升空作战的事件。眼尖的小伙伴能分辨出多少种机型?